专业IT科技资讯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电脑知识!
当前位置:信息发布网 > 建站 > 常见问题 >

疫情暴露非洲债务问题 专家建言如何破解经济脆弱性

导读:

原标题:疫情暴露非洲债务问题,专家建言如何破解经济脆弱性

  受疫情影响,石油和

原标题:疫情暴露非洲债务问题,专家建言如何破解经济脆弱性

  受疫情影响,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暴跌,非洲多国本币贬值,非洲经济遭受重创。对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批准向第一批36个发展中国家提供123亿美元的紧急融资。20国集团也已同意从5月1日开始暂停最贫穷国家的偿债支付,并一直持续到今年年底。

  但是一些非洲国家并不买账。阿尔及利亚总统特本近日表示,宁可向阿尔及利亚国民举债,也不会向IMF款。贝宁财政部长瓦达尼撰文指出,因疫情减免或暂停债务没有为非洲国家的困难提供结构性解决方案,反而会进一步损害非洲国家在借贷方的信誉,抬升非洲国家风险等级。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国际发展合作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复旦发展研究院兼职研究员姜璐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期间非洲债务问题显现,部分原因在于非洲经济结构的单一性和脆弱性。疫情使得大宗商品价格走低,大宗商品出口是不少非洲国家主要的外汇乃至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

  对外经贸大学法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学教授赵永升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之所以一些非洲国家反对接受多边组织的援助,是因为这些机构在援助时多带有条件性。此外,一些非洲国家希望疫情期间化危为机,以此提升本国的产业结构,使其经济结构多元化。

  单一性经济结构暴露债务问题

  实际上,在疫情暴发前,非洲就存在一定的债务风险。据世界银行数据,2019年非洲主权债务已超过1000亿美元。近十年来,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平均负债率(外债余额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率)持续攀升,由2008年的23.5%上升至2018年的38%,逼近国际上的警戒值40%。据英国全球债务研究机构Jubilee Debt Campaign报告,全球债务问题最严重的20个国家中有8个是非洲国家。

  姜璐认为,疫情期间暴露出非洲债务问题,部分原因在于非洲经济结构的单一性和脆弱性。疫情较大地冲击了非洲农矿产品出口、贸易及旅游业,这是不少非洲国家主要的外汇乃至财政收入来源。同时,这也直接影响了对粮食、中间品、资本品、工业制成品的进口能力,以及相关国家的宏观经济的稳定性。目前,贷款宽限期陆续结束,非洲国家开始进入还款高峰期,近年来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跌,导致部分非洲国家还款能力堪忧。

  从贸易商品的构成来看,非洲是原料出口国和制成品进口国。其参与国际贸易、为国家创造外汇的方式主要依赖石油、矿产或者几种农作物的出口。据世界贸易网点联盟(UNCTAD)数据,尼日利亚和安哥拉90%的外汇收入来自石油出口,南非50%的外汇收入来自黄金出口。非洲各国进口货物中,制成品所占比重达七成。

  咨询机构Tressis Gestión首席投资官Daniel Lacalle表示,疫情期间,贸易萎缩、各国需求下降,大宗商品价格大跌恶化了大宗商品出产国的贸易收支状况。大宗商品的需求跌到了前所未见的低位,大宗商品出产国的库存也在迅速增加,供过于求的状况达到了近十年来的最高水平。

  姜璐进一步解释称,目前非洲经济结构多以农矿产业为主,经济多元化不足,且大陆市场(如非洲自贸区)不够完善。这使得非洲国家或非洲大陆内部缺乏具有一定独立性的生产及市场体系。尽管全球化背景下,没有国家和地区能够完全免于受到疫情这种国际性危机事件的冲击,但具有相对自主及完善的生产和市场体系的国家和地区受到的冲击会相对更小。

  如何破解非洲债务问题?

  疫情使非洲债务问题浮出水面,为什么在面对IMF等国际多边金融组织救助时,一些非洲国家却持否定态度?

  赵永升认为,这是因为多边金融组织在救助非洲国家时多带有条件性,即附加的政治条款,比如会迫使被援助国家进行政治改革、消除腐败等,这将有可能威胁执政者的政权和国家稳定。另一个原因在于非洲一些国家领导人想借此机会进行产业升级,摆脱资源依赖,使经济结构多元化。

  但当下的问题是,阿尔及利亚、贝宁等国债务高企。阿尔及利亚国内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已由2017年的26%增至45%。据IMF预测,2020年阿尔及利亚经济可能萎缩5.2%,成为该地区预算赤字最高的国家。如果拒绝IMF等机构的贷款,其债务问题将如何解决?

  目前,提高特别提款权、增加官方发展援助、实行债务减免是解决非洲债务问题最常见的解决方案。贝宁总统塔隆认为,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债务问题,一方面是帮助紧急动员新的流动性,以代替债务免除或暂停执行。非洲当前紧急流动性需求约为1000亿美元(包括440亿美元的还本付息)。二是通过优惠融资促进非洲经济。多边机构和开发银行应利用其高质量信贷,调动优惠利率融资为非洲经济体提供资金。

  姜璐表示,解决非洲债务问题,应注意其近几年所呈现的特点。自2005年八国集团对非洲大幅减债并自此后减少对非贷款以来,非洲的外债结构日益多元化。一方面向私人部门的债券借贷增多,另一方面向借贷国的借贷也呈多元化。

  她认为,这对疫情下非洲减债产生三方面影响:第一,增加了对非洲所有债权方的全面协调难度;第二,更需要官方债权方在对非债务重新安排过程中发挥带头和示范作用;第三,以发达国家为代表的传统债权国对非洲的减债动力存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