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IT科技资讯平台,关注科技、手机、电脑、智能硬件、电脑知识!
当前位置:信息发布网 > 科技 > 互联网 >

河南安阳两帮工靠打零工养活残疾雇主十年(图)

导读:

吕建伟和刘英在病房里照料李兴章,并表示不离不弃。

吕建伟和刘英在病房里照料李兴章,并表示不离不弃。

吕建伟和刘英在病房里照料李兴章,并表示不离不弃。


三人租住的小屋

三人租住的小屋


  记者 朱长振 文 杜小伟 图

  阅读提示

  十多年前,三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走到了一起,维系他们在一起生活的理由是主雇关系。一个雇主,两个帮工,三人“各司其职”,月底结账。6年前,辗转来到河南安阳的主雇三人因为一场车祸而彻底改变了关系,雇主卧床不起,两个帮工却出乎意料地同时选择留下,一个打短工,一个捡破烂,挣了钱除养家糊口外,还要帮雇主治病。这个已维持了十多年的互助家庭究竟是如何维持的?这样的互帮互助能让这个家庭走多远?8月底,记者前往安阳进行了探访。

  残疾雇主擦鞋为生

  8月26日上午,安阳市区解放路一家宾馆门前发生一起车祸。一辆黑色轿车将一名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撞倒在地。受伤的残疾人很快被送到医院急诊室救治,闻讯赶来的一男一女急得满头大汗,男的背着伤者跑上跑下,又是检查又是换药,女的也跟着忙前忙后,一会儿帮伤者擦洗身子,一会儿喂伤者喝水吃饭。

  同病房的病人及医护人员对伤者的这两名亲人赞不绝口:“看看人家的家人,真是贴心。”

  其实,这三个人并非亲人。

  躺在病床上的伤者是52岁的李兴章,两个跑前跑后的人都比他小6岁,是吕建伟和刘英,他们三人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李兴章是东北人,他的家乡在黑龙江省龙江县一个叫龙江的小镇子上。4岁那年,李和姐姐妹妹跟随父母到了山东广饶县丁庄乡。6岁那年,他得了小儿麻痹症。在村里小学重复读了4年的四年级之后,由于无人送他到镇上的初中上学,拄双拐的他被迫辍学。

  1977年,李跟随父母重回东北。第二年,原本在龙江造纸厂当工人的父亲被火车撞死,家里失去经济支柱后,21岁的李兴章要养活自己和家人,没有任何生存技能的他买了头小毛驴,雇了一名工人赶着毛驴车走村串户收废品。

  1990年,母亲患急性肾炎去世后,他变卖了老宅,决定到大城市去“闯一闯”。

  他想回到小时候居住的山东,然而,由于没买够票,到河北滦县时被撵下了火车。就在拄着拐杖的李兴章坐在火车站孤立无援时,一位同情他的老人告诉他,可以跟着自己学擦鞋。于是,在河北,李跟着老人学了9个月的手艺。不久,老人患心脏病去世。临终前,老人把自己的积蓄600元钱给了李兴章。

  怀揣600元钱,李兴章心想青岛离海边近,人多,擦皮鞋人肯定也多,决定到青岛去。

  月薪三百雇俩帮工

  在青岛,李兴章与他的第一个帮工吕建伟偶然相遇,当时,他正坐在手摇轮椅上给客人擦鞋。两人一攀谈,竟然是同乡。见李忙得还没顾上吃饭,吕赶忙跑去给李买来了盒饭。

  吕建伟的老家在黑龙江,离李兴章家不远。两岁那年,吕建伟因病留下了脑炎后遗症;4岁时,父母均已去世,他便跟着邻居一位老奶奶生活。由于有脑炎后遗症,加上贪玩,吕建伟说他光小学一年级就读了10年。15岁那年,老奶奶去世后,没了亲人的他独自来到山东。此后的10年间,吕建伟在青岛当过建筑工人,拾过破烂,直到遇见李兴章。

  吕建伟见李兴章生活不能自理,两人又是老乡,便主动提出照顾李。每天,吕建伟推着李兴章来到海边,帮他摆上擦鞋的摊位,自己再出去找零活干。李兴章每月支付给吕300元钱作为酬劳,两人从此吃住在了一起。

  1993年,李兴章认识了他的第二个帮工刘英。刘当时的工作是帮一名老太太摆地摊卖书,管吃管住,老太太每月给她150元工资。刘英老家在山东淄博农村,由于不堪丈夫的虐待便离婚逃了出来。书摊就在李兴章的擦鞋摊旁边,两人很快熟悉起来,刘英有时去给老太太买饭时,会顺便帮李兴章带一份,有时见李行动不便,也会帮他干些小活。

  李兴章和吕建伟都不会做饭,家务也无人料理。李兴章便提出雇刘英做饭洗衣服,工资和吕建伟一样,管吃管住每月300元,因当时生意还不错,除去刮风下雨出不了摊,李兴章每个月还能挣1000多元钱,除去两人的工资,他还有些盈余。刘英考虑到工资比以前高一倍,再加上跟李兴章也熟悉,她便爽快地答应了。

  此后,三人便租住在了一起,一个临时家庭组成了。

  1997年,青岛海边的摊位全部被拆除,三人决定离开。他们把下一个谋生地选在了淄博,一座立交桥下人流量比较大的地方成为他们的摆摊地点。

  每天,吕建伟推着李兴章来到桥下,帮他摆好摊位。“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挣个四五十块钱”,之后,吕建伟依旧去找零活干,或者拾点破烂卖钱。刘英则每天在租住处做饭洗衣服,等他们回来。每个月的1号,李兴章会给他们两个各发300元工资。

  平静的日子持续到了2003年,他们不得不再次迁徙了,因为那座立交桥要整修了。

  李兴章听一个摆地摊的朋友说到河南生意会好做,于是,2003年春,三人坐火车来到郑州,在火车站广场附近擦鞋。由于附近房租太贵,他们只好露宿在火车站广场上或者其他地方。这样风餐露宿的生活持续了几个月后,李兴章决定离开“消费太高”的郑州。

  当年的5月29日,他们辗转来到了安阳,没想到,这次安阳之行竟彻底改变了三人的主雇关系。

  车祸改变三人关系

  一场灾难毫无征兆地朝这个特殊家庭袭来。2003年6月27日,李兴章收拾好擦鞋摊,摇着轮椅过马路,经过解放路群艺馆门前时,被一辆疾驶而来的出租车撞倒在地,血流满面的他被120救护车送到医院,经诊断为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左眼眶内侧壁骨折、多发性软组织伤。

  李兴章在医院住了11天后,无奈回到租住处,一边打赔偿官司一边养伤。

  车祸留下的后遗症在不断扩散,李兴章左眼几近失明,头部时常疼痛难忍,而全身的关节也都在痛,无法再继续上街擦鞋了。

  车祸后,李兴章的外甥曾从东北赶到安阳,与吕建伟签了一份协议,他怕吕外出打工。协议内容主要是由李兴章支付给吕建伟每天30元的护理费,这个标准是吕外出打工一天能挣的钱,若李到时无力支付则由其外甥支付。但刘英并没让签协议,她说:“人都是凭良心的,我走了,他俩就没人管了。”